筠连热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微信
扫一扫

查看: 1135|回复: 0

[筠连历史] 王成德侦查魔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8 14: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成德侦查魔窟
苏  松

      1950年2月中旬,时值宜宾地区解放不久,八十四团组负责着庆符、高县、筠连、珙县四个县的防务,团部设在高县。
      由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节节胜利和人民政权建立,残留的国民党余部,深感日暮穷途,又与当时封建势力勾结,纠集惯匪、流氓、散兵策动叛变,组织大队、小股公开骚乱。霎时,城乡动荡,危言四起,在社会上纷纷传闻:田动云在筠连的晏家坪(即今蒿坝镇合力村)建飞机场;江瀛州川滇交界的盐津县普洱渡办起了兵工厂,日产子弹上万发。人心惶惶,严重影响社会治安,这给稳固刚建立起的人民政权带来了不利。八四团部为适应革命斗争形势需要,从各营、连、排、班的指战员中,挑选一批英勇善战,对敌斗争有经验的干部、战士、组编了一支团武工队、队长姓李。从三营九连抽出来的王成德担任侦查排长。

      在一次战斗中,团部捕捉了一个在国民党七十二军起义后又叛变的连长,从他身上,搜出一封去江瀛州求援弹药的营部介绍信。此人身高体瘦长脸,河北人。经详细审问,得知江瀛州是川滇边境上的一个较大的土皇帝,拥有不小的武装势力遍布横江一带,人称横江魔王,他所经营的魔窟,业大根深。近来传闻,他又办起了兵工厂,于是决定派人侦查,首先找机会将其消灭。几经研究,团部决定把这一任务交给团武工队去执行。
      这个伪军连长谁来冒名顶替呢?通过一番选择比较,团武工队李队长认为王成德是打入敌人内部,侦查敌情的最佳人选,王成德愉快地接受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出发前。李队长向王排长仔细交代,这次钻进匪巢主要任务是摸清江瀛州兵工厂的规模、设备、位置以及军事设施和兵力部署等。为了配合照应,武工队还为王成德调配两名得力助手;一个是八四团一营战士李XX,山东人;另一位是王XX,河北高易县人,高个子,一手好枪法,八四团二营战士。
      接着,李队长还介绍了江瀛州其人情况:这是一个狡猾的对手,盐津普洱渡人,五十多岁,曾作土匪头目多年,经国民党中央军招抚后,更是气焰嚣张,与中央军同床异梦,明目张胆地在本乡种大烟,并抽烟税,还包庇运烟,大发横财,经营魔窟,他收买枪支子弹,扩大势力,拥有人枪数百,成了当地一霸。江瀛州魔窟极为堂皇,单是江瀛州的大小老婆就有十二个,整整一打。江瀛州十、是个地地道道的吃人魔王。他仗着自己的势力,到处抢劫,四邻民众深受其害。解放前几年,由国民党宜宾专员公署组织高县、筠连、盐津、宜宾四县边区联防队进行围剿,未把他拿下来,只好招安。收编其部为保商大队,封江为保商大队长,任其便宜行事。解放前夕,江瀛州见大势不妙,改投田动云余部。

      1950年的春天咋暖还寒,王成德带着李、王两个助手,身着国民党军装,出现在通往横江的山路上。王成德这时的身份是国民党七十二军二三三师六三八团二营营长陈超手下的一位连长,军人证件贴上了王成德的照片(当时国民党军连长的证件上未实行钢印),此时此地,这位冒名的连长,腰插手枪 ,肩挎加拿大冲锋枪,神气活现。其两名助手,也是全副武装,扛起拉克斯快抢,扮演逼真。
      行程中,王成德还不时提一提口袋装的五十块大洋,这是为适应侦查需要,团部发给用的活动经费。
      魔窟在近,大敌当前,王成德心潮起伏,脑海中不断涌现副团长张东景(兼筠连县长)在出征前的声音:“这个任务很重要,也很艰巨,为了避免暴露,你们以后不要随意与我军接触,由专人与你们联系。敌人十分狡猾,凡事三思而行。记住,你们不是孤军作战,在你们背后有党和政府,有强大的人民解放军,只要你们胆大心细,就一定能够战胜敌人,取得胜利,预祝你们成功。”

      接着,王成德又回忆着对首长的出征誓言:“请团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如果我回不来,这六万元(旧币)就作为我的党费。”
      在横江至普洱的崎岖山道上,因匪患原因,沿途行人稀疏、乡场萧条。三个“国民党官兵”向普洱渡方向急走,渡过横江河。越过楼东场,翻越三炷香,四个钟头已行走六十多华里,抵到普洱场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了。只见关河从普洱场穿过,左面是场,也是魔窟所在—江瀛州司令部在河的对面是大山老林。
      三位“国民党官兵”踏进普洱场,就遇上头道岗哨盘查:“你们是哪个部队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王成德很沉着地回答:“我们是国民党七十二军的,从雷马屏来,奉陈营长之命,前来拜见江司令。”
      哨兵仔细看了三人证件,又审视了一阵他们的面貌表情后,实在看不出什么破绽,才恭敬地说:“请你们原地等候。”并派出另一个哨兵前去禀报。王成德趁机观察了普洱镇前后的山川地形。不久,哨兵回来通报:“江司令有请。”
      王成德三人在哨兵的引导下,通过无数道哨卡,辗转来到了江司令的会客厅,发现室内无一人,隔了好一会,才看到江瀛州慢步地从后室出来。先声夺人,好一个虚张声势的魔头!

      江瀛州个子不高,身穿长袍短褂,由于吸大烟的原因,脸型虚胖带白。据说江瀛州有一个特点:眉毛一皱,就要杀人。江瀛州用一双猫头眼一见王成德三人,便持怀疑的目光审视良久,脸上的肌肉颤了颤。猫耳眼反复在王成德三人脸上晃来晃去,仿佛两把利剑,恨不得洞穿三人的心脏。王成德三人牢记团首长的教导,昂首挺立,坦然从容,面不改色,八道眼光相对默然。
      江瀛州虽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但终不放心。突然声色俱厉地单刀直入:“你们是不是共产党派来的侦探!?”
      这招投石问路的诈唬,真叫人迅雷不及掩耳,王成德顿时大吃一惊!暗想,他从哪点看出了什么破绽?又迅速寻思,我们三人都是才从外省来的,与地方上的任何人互不相识,更谈不上有往来接触,这恐怕又是江瀛州的讹诈审查。
      短兵相接,智勇为是。王成德转守为攻,沉着应付,他坦然反击:“如果江司令认为我们是,我们也没办法,听由江司令处置就是了。我们也只好把枪支交给江司令,回去报告陈营长,叫他们来取。”一边说着,三人一齐就准备改带下枪……
      江瀛州一听这话来头不小,审查攻势终于垮了,连忙话峰一转:“刚才戏言,不要见怪,谅你们也不是共产党的侦探,如果是,头道岗哨也不会放你们进来,误会,误会,请多包涵。”
      江瀛州一摇手势,他的几个小老婆出来,忙于递烟盛茶。
      趁机,王成德把三六八团二营陈超营长的介绍信交给江瀛州,并讲明来意:一是代表陈营长拜见江司令;二是我们七十二军投共后,陈营长率全营官兵千多人枪,又拉出来了,驻防在雷马屏一带活动,因子弹缺乏,听说江司令办起了大兵工厂,每天生产很多子弹,陈营长派我们三个弟兄向江司令请援,共同来对付“共军。”
      江瀛州听得乐滋滋的,心想国军都来找我了,也瞧得起我江某,便很大方地说:“我一定大力支持。你们不辞辛苦,走了这么远的路程,先不谈公事,坐下来先休息,玩玩牌。”
      王成德暗思,这魔头的疑心还未解除,这恐怕又是一场新的考验。江瀛州以为如果姓“共”,肯定不会搞这玩意。于是,王成德双手一抱,表示乐从,使用行话应酬:“奉陪、奉陪,只是在下牌艺不高,还请江司令多多指教。”
      江瀛州满不在乎地笑着说:“谁手艺高,主要靠手风。和老弟随便玩玩,不必客气。”随即喊来了几个妖艳的宠妾作陪伴作牌角。
      一坐下来,就展开了方城大战。王成德深知战中有战,分外小心。头两圈王成德拿出打牌的绝招,加之手风很顺,赢了江瀛州十多块大洋,又消除了江魔的一层疑心。后两圈王成德投其所好,有意拜下阵来,想让江瀛州在胜利中冲昏头脑,因而倒输掉二十多块大洋。江见钱进手,果然眉开眼笑,边数边说:“老兄小见了。该吃饭了,老弟想翻稍,晚上再来。”

       餐厅里,酒绿灯红。两桌丰盛的宴席,鸡、鱼、肉共有十五道菜。
      宴前,江瀛州通知他的三个团长、六个营长前来陪客。这自然是一计,魔头企图利用他的部下,人多眼快,辨假认真。看是否有人认识王成德他们。江瀛州一一作了介绍,其诡计莫非如此。
      王成德与江瀛州为一桌共12人,男女过半,女的都是江瀛州的一帮宠妾。进餐中,江瀛州不断向王成德劝酒碰杯,为相互配合“消灭共军”干杯!宴会持续两个小时后。王成德向江瀛州说:“江司令,感谢你的盛情款待,我们的任务还未完成。”
      “不要慌嘛!老弟,”江瀛州说:“我派副官与你们一道去参观兵工厂。”
      兵工厂就位于江瀛州司令部后山的一个高地上。副官引王成德们到现场一看。于是真相大白,啥子兵工厂,不过是摆有九盘红炉设备的修理厂,主要是修理烂枪破炮,把打过的弹壳,装填火药而已。王成德借机观查了周围的火力部署、防务设施等,一幕幕收进眼底,记在脑中。
      观后回江瀛州司令部已是下午5点过了,江瀛州还要挽留王成德打牌。王成德向江瀛州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回去向营长报告。”
      江瀛州本是惯匪出身,特别在这个非常的形势下,须要巴结国军,便向王成德说:“你老弟知道了,我有什么兵工厂,都是人家吹的,我实在无法帮助贵军。不过,你们的空弹壳拿来装药是办得到的,请在陈营长面前美言几句。”江瀛州一边讲、一边走,一直把王成德三人送出司令部大门。
      夕阳西下,时近黄昏。王成德带着完成任务的喜悦心情,离开了普洱场。尽管一切行动都是按计划进行,但问题还是发生了。

      先是从北横江方向而来,而回则是往南面的高县罗场豆子山方向而去。就在这一方向问题,暴露了身份。因七十二军叛变营是住在雷马屏一带要过江。匪帮哨卡发现这一疑点,赓即派出兵力边打边追边喊:“江司令,我们上当了,他们是共军的侦探,解放军打进来了!”
      明知暴露,王成德他们也顾忌不了这么多,一边猛跑,一边还击,几个敌兵倒地,后面追兵放慢了追击速度。双方的距离拉长了一华里路程,敌兵越追越多,越来越近。敌兵头目也大喊助威,打死一个有奖,捉住活的重赏。
      当王成德他们跑出五华里,接近山坳时,在这关键时刻,预先埋伏在山上一连人的解放军赶来接应,以猛烈的火力,阻止了敌兵追击。此时,天已漆黑,敌兵又摸不清解放军多少兵力,不敢冒然追来,只好颓丧地缩回魔窟。
      脱险后的王成德他们,连夜赶回高县团部。团首长见到他们三人安全按时完成任务胜利归来,非常高兴:“同志们辛苦了,快到伙房吃饭,休息一下再汇报。”

      团部掌握了江瀛州匪巢的军事部署,第二天组织一营兵力向横江、普洱进剿,但迟来一步,江瀛州深知一切军事设施部署被共军掌握,头天晚上已全部撤走,只留下一座空场。此次战斗,虽战果不大,但毕竟威慑敌人,灭了匪军的威风,长了人民志气,部队每到一地,张贴标语,对劳苦大众进行形势宣传教育,解放军消灭土匪是保护人民利益的。群众纷纷赶来欢迎人民的军队,感谢人民解放军救他们出火海,不再受人剥削了。
      对这次魔窟侦查,团部十分满意,给有功人员,传令嘉奖。每人奖钢笔一支,纸烟一条。王成德同志晋升一级为连长。“宜将剩勇追穷寇”团武工队怀着胜利喜悦的心情,又投入了新的战斗。
      注:此文为苏老所述。由于年代久远,纰缪在所难免,敬请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导读

QQ|Archiver|手机版| 筠连热线 ( 蜀ICP备11008580号-4 )  

川公网安备 51152702000010号

© 2011-2014 筠连热线 公安备案号:5115000457 ICP经营许可证号:川B2-20050166 法律顾问:姜玉林律师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GMT+8, 2018-9-24 14:41 , Processed in 0.328125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