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连热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1993|回复: 0

[筠连历史] “活着”的五尺道——记假日独闯凌云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 17: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阳春三月,天和气清,又恰逢五一假期,我告诉妻决定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独闯凌云关,去探寻南丝绸之路五尺道上闻名遐迩的关隘。说来惭愧,在县城工作近20年了,见证了这座小城古老历史的凌云关就在城乡结合部的犀牛村,可谓近在咫尺,作为一个筠连人居然没有去过,这实在有点过意不去。若不是近来拜读了几位作家描写凌云关的散文,恐怕还不会产生这种寻幽揽胜的雅兴。

d8ed48583d6ba6d79c1265d52b0434e0.jpg


      30日早上,睡到自然醒,洗漱,早餐,差不多就挨到十一点了。阳光煦暖,天气刚刚好。百度了凌云关位置,又打电话问了家住凌云关附近的一个学生,我就骑上自行车出发了。叩问历史,品味沧桑,有时一个人更好。从城南到城北,沿着往莲花乡方向的水泥公路,经过红权村到犀牛村,总共只花了大约半个小时。

      红权村和犀牛村一段位于两面连绵起伏的青山中间,属于典型的夹皮沟,越往北山沟越窄,两面的山岭越发高大险峻。骑行在这样的公路上,免不了想入非非:“山如眉黛”,这雄奇峻拔的山岭更像是男人吧;“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可惜看不见脉脉流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此”……骑到了最里面的山脚下,终于两山连为了一体,山重着山,岭叠着岭,据说凌云关就在山岭上面的一个坳口处。

      问明了爬山的具体路线,我把车子寄放在农户家里,摩拳擦掌准备登山。山下公路两边有不少两三层的小洋楼,朱红色的大门,洁白的瓷砖,明亮的玻璃窗,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有的房前屋后,开放着一丛一丛艳丽的鲜花;李子挂满枝头,青翠欲滴,看了完全不需要再望梅止渴;而有几树枇杷,黄灿灿的在春风里招摇,引诱着吃货们大快朵颐。我想,当年的五尺道,一定是沿着我来的公路,一路往南,穿城而过,迤逦南去,或盐津,或彝良,绵绵延伸到彩云之南。如今,交通发达,经济发展,五尺道上的百姓丰衣足食了,这条没落的商道也应该“光荣退休”“死而无憾”了。

4e563ac6fdf5795c8875737db21713af.jpg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条商道竟然是“活着”的。当我从山麓拾级而上,爬到“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五尺道筠连段”警示碑处,偶遇去筠连县城赶集回家的一个卖菜大姐时,我确信,这是一条仍然活着的商道!我没有想到早已失去通商价值的两边杂草丛生的五尺道上,还能够遇上一个真正的“生意人”。

c0ad9374f3b68625436ac282cbd2fe23.jpg


      卖菜大姐约摸五十多岁的样子,用扁担挑着两个竹筐,筐里还剩下两把盐菜。大约是看我面善,或是因为爬坡太无聊,健谈的大姐主动跟我拉起了家常。我一边寻找、拍摄五尺道上那些深深浅浅的马蹄印,一边和大姐闲聊。

      大姐说她是山那边高县焦村的,她老公去世早,自己含辛茹苦把小儿子拉扯大,又在三个女儿的帮助下修房子,娶儿媳妇,前些年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很辛苦。农忙时节忙庄稼,闲时地里种的菜吃不完,就挑到筠连城里来卖,坐车子虽然方便,但要花车费,卖点菜,划不来,因此很多时候都走这条路。大姐说,自己种的菜,吃起来放心。

      我忽然想起红权犀牛村一带有很多种菜卖的农户,先前在犀牛村公路旁就看到不少南瓜,瓜秧苗不算长,但结了很多水灵灵的嫩南瓜,和自己印象中的南瓜不一样,就问是不是真的有人为了多买几个钱就给南瓜打催长素。大姐说,这种事情还用说,昧着良心的菜农少了吗?你看现在的饲料猪,几个月就催成了两三百斤,炒回锅肉都要放油。还有你们筠连XX村的农家乐,我儿子去耍了一趟,回来说价格比城里贵,宰你没商量……

      我听了很是无语,不禁想起当年筠连的苦丁茶。“这里水碧山青,这里画意诗情,这里有香茗,这里有苦丁……”歌声仿佛还萦绕在耳畔,但是筠连的苦丁茶产业却早已一蹶不振,苦丁茶之乡的美名早已湮没无闻。原本一手好牌,却被一些弄虚作假唯利是图的商人掺假给打得稀烂,自己把自己的招牌给砸了,这导致很多农民含着眼泪把贷款种植的茶树给砍掉了。

      看我沉默不语,大姐说,做生意要讲究诚信,我们种菜卖菜凭的是良心,吃起来也放心。我肯定了大姐的观点,说很多工作都是良心事业,坑蒙拐骗只能够得逞一时,诚信经营才是长久之计。这样沿着由石灰石铺成的泛着青光的五尺道边聊边爬,翻越了几段斜坡,穿过茂密的一段树林,二十多分钟后,凌云关就巍然矗立在眼前了。

db698071f284a6277af484239b4636f2.jpg


1b83249b7fc0760390362d79dc8e55ac.jpg


      大姐把担子放下来歇息,我拿着相机边看边拍。说实话,眼前这几堵破壁残垣并没有如它的名字那样给我深深的震撼。紧靠两边陡峭的山峰,掩映于青山绿树之间的凌云关,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有的只有历史留给它的厚重和沧桑。墙壁上的石灰脱落了,天长日久裸露在风雨中的石头上长出了铁锈一样的东西。走进青石拱券的大门,在两面高大而斑驳的墙壁之间,是一间狭长而阴冷的屋子,当初的碧瓦飞檐早已不见踪迹了,墙上长满了生命力无比旺盛的野草和杂树,有些枝条上结了红色的如同枸杞一样的果实;这里应该是当初镇守关卡的守卫办公的地方,倒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靠高县那边的墙壁上,还有一扇门和一扇窗,走过那道拱门,高县焦村就尽收眼底了。只是高县那边的道路,已经没有五尺道的影子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由火砖铺砌成的道路。筠连这边的这一段保护及时,刚才攀爬的犀牛村五尺道还完好保存了1300多米。

      大姐离开前说,那些年交通不便的时候,很多人到筠连赶集都要走这条路,御风亭(凌云关的别名)凉快,来来去去都要在这里歇歇脚,这里还有人卖凉糕、冰粉和水粉这些的,很热闹,现在冷清了。我说,这条路还有价值,你不是经常走吗?有人走,买卖还在,它还是活的!分别时,我买了大姐剩下的那两把盐菜。

      我一个人坐在关下,吹着穿门而过的惠风,任思绪天马行空。我知道我不能小瞧了眼前这座关隘!无论关下的五尺道是否为“秦常頞之开”,也不管它是否被誉为秦朝七大工程之一,但它由宜宾南行,经庆符、筠连,入云南之盐津、大关、昭通,以至曲靖,延续了上千年历史,是连接川南滇东北的政治、经济、交通要道,确为不容置疑的事实。近年来考古发现,凌云关是川南茶马古道上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完好、最大的一个关卡,对研究古代地方政府道路管理方面很有价值。

      其实,于我而言,我和五尺道并不陌生,尽管它的声名鹊起是近十来年的事情。年少时求学,去武德农技站读初中那一年,就经常走五车书那一带的石板路,只是不知道它就是大名鼎鼎的五尺道。读师范时,有次回家,到筠连县城天黑了,就和一友人打着电筒,经古楼坝翻卡子(隐豹关)到巡司,其中很长一段路程就属于五尺道。而这条路,也是我的父兄当年挑着筴背箩篼等竹器到筠连卖时走的路。不可否认,这条路和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言五尺道是筠连的一半历史,这话真不假。

44492bb01e293a33606d0857b632bee0.jpg


e03af4f004717f865c36ca3cc7f4712f.jpg


      物换星移,繁华落尽,曾经络绎不绝的马队、挑夫已经湮没于历史的烟尘里,清脆的蹄声、铃声也早已消散在岁月的风雨中,曾经英勇就义于此的草莽英雄罗显青也只留下了一个历史的传说,剩下的古道雄关,如同风烛残年的耄耋老者,静静地沉默于青山碧水之间。如今,五尺道没落了,冷清了,但我相信,它仍然活着,活在我们丰富灿烂的历史文化中。古老的商道走向没落是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现代商业如何发展,有些东西永远不能丢。悠悠五尺道将继续发出警示:诚者,天之道也;为商之道,诚信为先!

      凌云关一边的山上还有一座简陋的庙宇,我拂开小径两边旁逸斜出的枝叶,爬上去俯瞰凌云关。庙里残留有蜡芯的竹签,飘飞着纸钱的灰烬。但四处“寂寥无人,凄神寒骨”,“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拍’之而去”。

      于是,在摘吃了凌云关下不远处紫红的桑葚后,我提着两把盐菜,沿着路旁零星地开着老鸹蒜的紫红花朵的五尺道下山了,每一步都迈得特别稳健。

      归家,把盐菜给妻,妻说味道很美,卖菜大姐没骗我。


写于2018年5月1日



来源:四川省筠连县中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导读

QQ|手机版|Archiver| 筠连热线 ( 蜀ICP备11008580号-4 )  

川公网安备 51152702000010号

© 2011-2014 筠连热线 公安备案号:5115000457 ICP经营许可证号:川B2-20050166 法律顾问:姜玉林律师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GMT+8, 2018-11-18 00:00 , Processed in 0.281250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