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连热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1312|回复: 3

[其他] 沐爱1950年难忘的岁月——田动云控制下的沐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0 20: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春竹 于 2018-5-30 22:07 编辑

                     沐爱1950年难忘的岁月
                                      ——田动云控制下的沐爱
          沐爱有个叫“大坟包”的地方。究竟有好多屈死的人,连八九十岁的老人也说不清,只有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印象——几乎场场都在杀人!
    他们本来是为投亲访友或者赶集而来沐爱场,转眼间竟变成了匪徒的刀下鬼。从巡司上沐爱来赶场的一怀胎妇女,手提什物,腆着大肚,赶场完,顶着四月的烈日暴晒,喘着粗气走上回巡司的路,谁知这个怀胎妇人连未出世的胎儿也一同遭到屠杀!这就是1950年2月解放军暂时放弃沐爱(因宜宾匪情告急,解放军集中兵力重点防御宜宾)后,田动云窜来沐爱,四面八方的匪徒一哄而入,盘踞沐爱的情形。
     田动云把沐爱当成“小台湾”进行控制,对老百姓也宣传说沐爱就是“小台湾”。他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对过往人们严加盘查。
    封闭、落后的沐爱小场镇,憨厚、质朴的乡民,哪见过这般魔鬼,哪里经得起魔鬼的吼吓。在严刑逼供的盘问中早已吓得不行了,对自己纯正的举止行踪也一时间语塞,说不清道不明,更害怕说是解放区(巡司、筠连当时没被田动云攻占)来的。就算说清楚了,也觉得你了解了沐爱的情况,害怕你回去做反土匪宣传,干脆杀了,反正生死大权在他们手里。也反映出他们屠杀共产党的本性。
    一个编布匠,重刑后,从落木柔押到沐爱监狱,竹签杀入大腿的伤口。伤口早已感染化脓、臭气难闻。狱卒们将他拖进厕所,折磨得死去活来,后用箩筐抬到大坟包——“就地正法了”!
    1950年5月,土匪队长郭元宗指使匪徒在平寨两河口河流中逮住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0军28师84团侦查排长王明生,将王明生秘密从礼仪押往沐爱,在礼仪(当时礼仪也是田动云匪徒控制区)一地主家休息时,有乡民看见王明生被拴在地主的河口柱上,王明生威武,年轻(20来岁)个头高,英俊。押到沐爱后,在魏吉光店前,土匪当众耍威风,侮辱王明生。随后把王明生押上碉堡,对王明生用尽酷刑。最后一天夜里,匪徒把王明生秘密押往沐爱猪市坝棺山挖坑用生石灰(刚从窑子里烧熟的汞灰)进行惨无人道的活埋。后在60年代,沐爱区人民政府,在移葬王明生遗体时,烈士的骨头全是白的。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一个为解放全中国劳苦大众而踌躇满志的血气山东汉子,从北打到南,身经百战没有倒下,壮志未酬,而在沐爱遭到毒杀。此情此景,让人们不禁泪流满面!
    水茨坝的、平寨的、巡司的,凡是来自解放区的人,只要来赶沐爱场,生还者能够回家算是万幸。有个外地叫化子,硬说他是解放军化装的,重刑打断一只腿,待抬去杀时,已经奄奄一息了。
    含冤入监狱的李安付(沐爱镇兴隆村二组人)说:“沐爱伪县衙门的审讯室里,满地的索子、棒子、铁链子、钢丝、烙铁、、、、、什么审讯室,简直是法西斯专政的刑场”!
    那时的沐爱场,凡是逢场,或杀一个,两个、最多的时候一天杀八个,把荒坡变成了尸骨堆成的“大坟包”!
    沐爱于1950年农历6月初十第二次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对这些血债累累的刽子手给予了罪有应得的惩罚。
    此外,我们要告慰为沐爱人民的解放、有今天的幸福生活而牺牲的英雄们:《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于2018年4月27日通过,公布,自2018年5月1日起施行。你们可以安息了!
    沐爱的1950年春天,是一个血雨腥风的难忘岁月!

    注:田动云: 在1949年一个红色中国已经成立的情况下,原国民党交警第12总队少将总队长田动云(今筠连县人)窜到沐爱,掀起叛变。田动云,本想借道逃往西康,但道路不通(到处已经宣布解放),也只好宣布投降。田在四处碰壁的情况下,向解放军说要回家探亲,解放军允许其带领随从进入筠连县回到老家,回到老家后。田暗中秘密与台湾国民党毛人凤取得联系,于1950年初窜到沐爱,纠结四面八方被打散的残匪,组织暴乱。从1950年初至7月,拼凑残匪1万余人,凭借沐爱是个小县城有许多碉堡,四面来攻打,都要爬坡的优势,占据沐爱。当时,田动云敌军的火力点主要是阴梁子碉堡(现沐爱场猪市坝背后):控制住沐义、火星山(现在的峨坪村)方向;黄沙包碉堡(现沐爱小学校修建荷叶亭处):控制维新、巡司方向;三皇庙碉堡群(主碉堡就现在沐爱老县衙背后,现为沐爱蓄水池,石罗山碉堡、大茅山碉堡):控制镇舟、金銮、武德方向。田动云把岗哨布防到十里外的巡司、平寨(今筠连县腾达镇)、潘家山(今沐爱镇的兴隆村)、镇舟、今沐爱镇维新镇接壤的沐爱坡等地。想以此为据点,给人民解放军作垂死挣扎。田动云残匪曾在平寨(今筠连县腾达镇)两河口逮捕人民解放军侦查排长王明生,并将王明生在沐爱进行活埋。(王明生、男,籍贯不详,按照李来柱是他生前的战友,推算,李来柱是山东人,王明生个子也高,那么王明生可能也是山东人。1950年在沐爱剿匪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侦查排长。1997年在任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李来柱是王明生生前的战友。)



     
发表于 2018-6-2 09: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康乐叟60 于 2018-6-2 23:11 编辑

      
        曹取吴老先生在自己的自传体大作《大雷雨中的小草》第8页中是这样描写住在他家里的一连(30多人)仝登文土匪武装的:



       连长很年轻,像个学生哥,他们在“徐蚌会战”中逃脱,而今不但衣不遮体而且几乎吃糠咽菜也不垮,原因就是人手一册的《四书白话句解》,这本“圣人言”成了他们的精神支柱,给他们带来了无穷的力量。













     
发表于 2018-6-2 09: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康乐叟60 于 2018-6-2 23:12 编辑


   
仝登文是田动云手下最厉害的悍匪头目,其部欠下了沐爱人民的累累血债。可是,他们在曹取吴老先生的眼里却成了英雄



      恢复“石螺山”仝登文迫击炮及重机枪阵地和战壕。
                                                                                                  ——《从沐爱周围的军事设施看沐英的设防理念》

--------------------------------------------------------------------------
     
     曹老先生竭力主张撺掇并企图蒙骗不知情的地方当局将子虚乌有的侯爷沐英塑为沐爱的城标,当有人提出“沐爱为沐英塑像要慎重”曹老师说提出者是危言耸听,还挖苦说是否应该塑“红太阳”才不犯讳?甚至说提出者要搞语录墙,是为了搞阶级斗争年年讲。但曹老师却主张恢复“石螺山”仝登文迫击炮及重机枪阵地和战壕。而又要坚决堵住在沐爱人民心中享有崇高地位、为沐爱人民的今天献出了年轻生命的王明生烈士。如此对英烈王明生恨之入骨却又对罪大恶极的悍匪仝登文感情至深,究竟是为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1:3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田动云是个反复无常人,早年曾是共产党人,在白色恐怖时期,脱离了共产党,加入国民党。1949年田动云又宣布投降共产党,但窜到老家后,1950年春,田看见解放军暂时放弃沐爱后,觉得有机会了,就窜到沐爱又拉起杆子,又与共产党为敌。这样一个反复无常的人,是一个投机分子,自私自利的小人。不是“忠”一之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导读

QQ|手机版|Archiver| 筠连热线 ( 蜀ICP备11008580号-4 )  

川公网安备 51152702000010号

© 2011-2014 筠连热线 公安备案号:5115000457 ICP经营许可证号:川B2-20050166 法律顾问:姜玉林律师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GMT+8, 2018-11-17 23:57 , Processed in 0.343750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