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帖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添加方式:
    1:搜索微信号(junlian114
    2:扫描左侧二维码
  • 手机访问
  • 筠连热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9|回复: 0

    大老表的手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13 22:51: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

    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则关于大老表的故事,内容如下:
    最近与大老表游茶山,面对漫山茶海,我们都很愉快,后来大老表问我:“如果敌人认为这是茶山,这些绿油油的东西是茶叶,我就坚决不认为是茶山茶叶,我肯定这些是野草。我决不与敌人共同认识,你呢?”
    我立即回答:“大老表,待会回去我请你进馆子,新开的牛肉火锅店味道不错。如何?”
    大老表掀髯大笑,笑声直冲云霄。

    很普通的一则信息,居然很多朋友感兴趣,尤其对大老表感兴趣。希望我多写写他的事情。的确,由于敌人,可以把茶叶看作野草的,不多。
    这里,我就写写大老表的手势,以飨感兴趣的朋友吧。
    大老表有一个很粗陋的习惯,就是每次打屁,都要用手比划,做手势:打单个,就比划成手枪;连续打,就比划成机关枪。一般他是这两种手势,虽然只有两种,但真的丑陋,很不文明。
    大老表姓李,名猜,是我姑妈的邻居二叔公的孙孙。梳理家谱,在前第七世与我钟家结亲,依辈分我俩同级,是老表弟兄。他一双眯眯眼,走路都好像在睡觉;中等个子,壮实;枣红肤色:典型的体力劳动者,职业泥水匠,一般的电路和水管安装也没有问题。曾经多次吹嘘在初中读书时,物理最好,老师一讲就懂,所以现在是泥水匠中很优秀的。我不想反驳,给我安装十个电灯,被电烧坏十一个,全烧坏后又自告奋勇坚持安装,再次烧坏一个,最终被强制取消安装权,才保全了剩下的正常电灯。婚前花钱潇洒,曾在打工第一个月后送正在读书的我一件皮衣。结婚后被流传每次进屋表嫂一定搜身,每月零花钱3~10元。虽然他本人多次否定,但我发现每次出去,就是喝点茶,他都袖手旁观,绝不付费。以前他曾向大家坦白,与表嫂恋爱时,被岳父派去偏僻的自留地摘蒜苗,见四下无人,便色从胆边生,表嫂当场”哎呀“一声,从此成了他的女人。估计也从此开启了大老表零花钱捉襟见肘的岁月,活该。目前白天在北京打工,晚上住在河北。胆子应该也不大,记得有一次在这里喝茶回家,路边爬出一条蛇,他闪电般就躲在了我的身后,害得我差点就踩到了。
    前天,他从北京回来吃喜酒,他的二伯伯的女婿的三叔公的邻居的二表叔的四胖子结婚。
    这不,昨天是周六,我在八一茶山唱歌回来,就被他叫到某泰茶馆喝茶。
    某泰茶馆地处河边,有两个露天院子:长方形,树木婆娑,阴凉宁静,树下搁了几张木桌,很适合养心怡情。我们喝茶大多到这个地方。
    前年秋天,我和大老表在这个院子,就是这个位置喝茶,发生了一件事情,我还帮他赔了钱,现在都没有还我,典型的“黄鹤一去不复返”。

    那天这个院子里有十多个人吧,大家都很安静,都很拘束地喝着茶,原因是角落的一张桌子边上坐着张大哥。
    张大哥当时反梳着油亮光滑的大奔式,就是毛主席那个发式,很威严很潇洒;穿着笔挺的蓝色西装;戴着拇指粗的项链:正在愉快地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喝着茶。估计这个茶叶也是自带的高级茶吧,传说这个人生活很讲究。
    他是我们这里的有钱人,很有势力,目前在浙江开批发店,偶尔回老家。平时待人和气,但一旦惹恼那可不是看玩笑的。性喜宁静厌恶繁闹,我们小镇有个罗姓茶客,嘴碎,好吹牛,可以一个人从早上吹到晚上星星布满天空,而且还可以继续吹,估计吹到星星散落旭日东升也还有继续。人赠送外号罗吹。张大哥曾严厉处罚,后来罗吹彻底改性,人又送外号罗不吹,由此可见张大哥的威力。。

    再说那次我和大老表坐下喝茶十分钟都不到,突然大老表就出状况了。只见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比划成大炮的样子。不了解大老表的人,大不了感觉奇怪,但我了解他。当时我也有点纳闷,这完全是要打屁的前奏,但以前只知道手枪和机关枪,这次大炮,什么状况?而且他的表情很严肃很认真。当时我也懵了。几秒钟后,就出大事了。大老表那个屁,就像打雷,是打大雷,起码十个大雷,那个猛烈,比炮声还厉害,估计俄罗斯炮轰乌克兰,哈马斯炮轰以色列也没有这样震撼,难怪比划成大炮。我一下子就被冲倒到地,而且臭得要命,头都晕了。等到爬起来,桌子也翻了,桌面上的瓜子也不见了,整个院子一片狼藉。很多茶客一边呻吟“哎呀——好臭哇——怎么啦?”一边爬起来,可能当时好多人都认为是地震,压根没有想到人打屁会这么猛烈。我无暇他顾,赶紧观察张大哥。坏了,他那笔挺的蓝色西装,油亮的大奔发式,全都沾满了瓜子壳。

    张大哥已经站了起来,面前的茶杯和瓜子不知飞到了哪里,桌子也翻了,蓝色西装上全是灰土,项链也不见了。他脸色发青,杀气腾腾。
    突然,他字正腔圆地发话了:“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有冲力嘛,哥哥们,是不是刚才都被冲翻了哇。而且气味也不淡嘛,是不是很浓?是不是呀?哥哥们。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地方,声音居然会有这么响亮。哥哥们,这次是全能表演啊,冲力,臭味,声音全部都有,而且都很精彩。我们是不是都差点被搞废了?很好很好!妈拉个巴子,不赔我个二十……”
    “好,张大哥,耿直!”我很不礼貌地高声打断他的话,冒着可能被他殴打的危险,“二十就二十,大老表,赶紧谢谢大哥。”
    “谢谢张大哥,谢谢张大哥。”大老表赶紧也高声喊道,他不笨,也深刻知道张大哥二十后面一定有个“万”字。
    全身是瓜子壳的何老板也飞跑了过来,裤子都破了:“张大哥,对不住,大哥 耿直。这次大哥说了要赔二十,就一定必须赔,大哥说话,说一就一,说二就二。绝不含糊。”
    在场的人一边呻吟一边也大声赞同张大哥的这一重要决定。
    ”你是老师,对吧?我卖你的面子!二十太少,二百元吧!不讲价,太臭了!“张大哥余怒未息。
    后来,我帮大老表赔了四百八十元钱,我俩并向张大哥发了毒誓,就是以后如果做生意,一定到他店里批发商品。看到他蓝色西裤的裆都裂开了,隐隐露出里面白花花的内裤,这很不文明的状态,居然让大哥承受,哎,太对不起他了。
    当然,大老表也付出了代价,本来就恐高,被迫爬到五六米高的树颠去把张大哥的项链取下来;回到地面,他也是满头大汗,看来吓得不轻。

    回归正题,昨天喝完茶,我们去四姐按摩店按摩。差点又出事。
    大老表一直要求我招待他按摩,那个纠缠程度,简直受不了。
    "我承认以前我被公安机会拘留过,但那是我运气不好。那次在农贸市场的那个歪按摩店----那里的小姐还真漂亮-----刚做完,就被抓了。至于后来在麻将馆打麻将被抓,那更是运气差,这么多人都打麻将,怎么只有我呢。哎。”
    "一个人,应该遵纪守法。虽然,哪些歪按摩,我认为应该合法化,但现在还没有合法化!那些地方,我肯定是不会去的!”我再三声明。
    昨天我终于满足了他的愿望。我们去了四姐按摩店,庆幸店里按摩师傅四姐和胡师傅都有空。躺在床上,一边按摩一边闲聊,主要是大老表吹:
    “这次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美国拱火,西方国家大量拱火 ,乌克兰作为美国的炮灰,不战死到最后一个人,看样子是不会停战谈判的,我认为,应该狠狠地打,打出威风,普京大帝了不起,我佩服。
    还有这个哈马斯,为了自己的国家而战,这份勇敢,他们的血是滚烫的,是值得我致敬的。我这一生,最佩服的人就是普京大帝,还有哈马斯。
    我们伟大的祖国,现在和平安宁,我们老百姓,日子红红火火。你看看,我们老百姓,家家有房,户户有车。而我呢?你知道的,以前是茅草屋,现在是三层楼,还使用着马桶。解放前,我们这里只有一条街,而且长度估计不到现在的三分之一,当然这个是我的一个叔翁说的,应该真实。现在你看看我们这个镇,有五环路了,这是不是太了不起呢?”
    “你怎么不说话呢?表明一下态度好不好?"其间,大老表对我的沉默有点不满。
    ”我的态度是,表嫂必须马上,立刻大幅提高你的零花钱。同时,也希望你的眼睛能搞大一点,以后消费付款能及时一些。“我很严肃地回答。
    大老表莞尔一笑后,继续吹牛:
    ”你们老师,不认真教书,这个补课那个补课,专门收拾学生,我们老百姓很不满意。甚至有些老师还打学生,不好好教书,只知道打人,现在的学生,得抑郁的比以前多好多,你们对得起工资吗?还有,你看你,什么都不敢说,胆小如鼠。哎,以前你是话痨,现在你是病痨-------“
    我懒得理他,继续愉快地接受胡师傅娴熟的按摩。
    后来,正吹得我昏昏欲睡时,对床的他突然又比划手势了,而且是大炮,很清晰的大炮手势。

    我立即睡意全消,毛骨悚然,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掀开胡师傅,随即扑过去,紧紧摁住他,那个阵势,有点像战士按住炸药包一样。

    “哎呀!”当场他们三个都惨叫了一声,好在事后自查没有受伤,庆幸。
    大老表的炮声终于没有响彻按摩店。
    “根本没有打屁!我曾请专家医治过,他们指出这是一个古老而神奇的现象,并保证我以后不会再这样打屁了。是当时按摩很舒服,不自觉地就伸出了两只手。”按摩回家,路上大老表再三解释道,“比划手势这个习惯不文明,我早就改正了。刚才你那个力道,现在我的胸口还在疼。”

    大老表解释的时候,我没有接话。一个人,很多年的习惯,能改正么?
    三岔路口,分手时,他突然双手做着机关枪状,随即发出一连串脆响。
    “礼炮鸣放,就此告别。”说完嘻嘻一笑,转身大步跑开。
    我也随即逃跑。因为路边有幢楼房,第三楼的玻璃,被飞溅的小石块击碎。
    很快,窗口探出一个人:
    整齐的西装……金光闪闪的项链……散乱的头发,如上百年没有人管理过的草……脸上流着血……两眼凶光……
    冒似张大哥,怎么又是张大哥?两年不见,怎么又让他受伤?
    但愿他认不出我们,天下打屁的人绝对不只是大老表,前天我就亲自听到我们学校的一位副校长打了一个很响亮的屁。
    当时有人捂嘴偷笑,副校长严厉地批评道:
    “刚才的那个声音是肠胃发出的哭泣,有什么好笑的呢?哈哈哈哈……”
    (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分享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 筠连热线 蜀ICP备11008580号-4 Discuz! X3.4 Powered by © 2001-2013 Comsenz Inc.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 蜀ICP备11008580号-4

    川公网安备 51152702000010号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

    快速回复 快速发帖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